<dl id="ttl5z"><dl id="ttl5z"><var id="ttl5z"></var></dl></dl>
<progress id="ttl5z"></progress>
<dl id="ttl5z"><noframes id="ttl5z"><dl id="ttl5z"></dl>
<strike id="ttl5z"><i id="ttl5z"></i></strike>
<th id="ttl5z"></th>
<video id="ttl5z"></video>
<video id="ttl5z"></video>
<span id="ttl5z"></span>
<video id="ttl5z"></video>
<address id="ttl5z"><th id="ttl5z"><var id="ttl5z"></var></th></address>

专栏作者

NGOCN微信

NGOCN微信

简介: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试图摆脱一些重要议题长期被边缘化的困境,通过非虚构写作、影像等手段记录这些“非主流”议题和群体,让有价值的议题重回公众视野。

17 3

猜你喜欢

台湾同婚“释宪”案当事人,给专法草案评了个A-
2月21日上午,台湾行政院通过同性婚姻专法草案,并将送往立法院审议。该草案对同性婚姻定义、财产制度、继承制度等做出规定,挺同团体对此基?#22659;?#32943;定态度,但挺同方与反同方关于草案中的部分内容仍存在争议。该草案的法律实施时间为今年5月24日。

更多专栏

春节反乌托邦指南 | NGOCN编辑部书单

编辑丨一灿

猪年的第二天,你会不会已经感到春节无?#27169;?br />
团聚和睦的春节固然是好东西,但如果你的步伐跟不上?#23376;眩?#23601;变成屋子里看小品不笑的“怪人?#20445;?#20146;戚的关心更似是拷问,这类场景在春节毫不陌生,亲戚眼中的好,又怎可能与你感受的好完全一致?为了一家子应有的?#25176;常?#36825;?#26412;?#23569;不了强迫和强装。

一个家庭尚且难一致,何况一个社会呢??#25176;?#26159;个美好的愿景,是一个乌托邦,但是如果?#25176;?#26159;有既定标准的、整整齐齐的答案,那恐怕有?#35828;謾?#34987;?#25176;场?#20102;,正如某个联欢节目被定义为好?#26149;螅?#21520;槽就说不出声了。这时候,乌托邦可能变作反乌托邦——美丽新世界崩了。

春节期间,NGOCN为大家准备了一组“应景”的反乌托邦书单,?#25335;澹?#22823;误)社恐患者,还能帮你为新一个魔幻年的到来做好心理准备:

《动物庄园》

作者:乔治·奥威尔 
推荐人:一灿
推荐指数:5颗星

可能没有哪本书比《动物庄园》更适合猪年吧。用一段话介绍这本书的内容:一只?#24515;?#30772;仑的猪带领农场动物革了剥削专制的两脚人类的命后,干掉了和它意见不合的同伴,成为四脚兽的领袖,然后通过洗脑、篡改历史、制造恐慌以及威胁的方式控制了四脚兽城,最后学会直立行走,和它的猪子猪孙一起,成了新的剥削专制两脚兽的故事。

比起奥威尔那本大名鼎鼎的《1984》,《动物庄园》给我的震撼更大,?#30103;?#26469;总有种钝刀割肉的感觉。如果说《1984?#35775;?#32472;的是专制机器统治世界的后果,那么《动物庄园》写的就是专制机器建立的过程,里面提到的每一种手法都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找到,真实得令人不寒而栗。更可怕的是,“人性”的弱点在文里赤裸呈现,动物们在彻底沦陷前并非别无选择,相反它们有很多机会知道真相并改变?#32622;媯上?#27599;一个转折点,“人性”的懦弱、懒惰、自私令它们不曾质疑也不曾反抗。

在故事的结局,当我跟着动物们透过窗户看到直立的猪时,后?#27785;?#20102;一片。都说苏联是动物庄园的原型,但我似乎也不是在看历史,而是在看现在和未来。

《一无所有》

作者:厄休拉·?#23637;?#24681;
推荐人:一灿 
推荐指数:5颗星

《一无所有》并不是一本典型的反乌托邦小说。在文中,?#23637;?#24681;构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20052;潁?#23500;饶美丽但等级森严、并不平等的乌拉斯,和贫瘠荒凉但人人平等、社会大同的安纳瑞斯。安纳瑞斯是乌拉斯的一颗卫星,多年前,一个叫做?#38706;?#30340;女性革命者,带着一群她的追随者,离开了乌拉斯,到安纳瑞斯创建了一个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社会。这里的自然环境虽然十分恶劣,但没有财产、金钱、性别、?#20934;丁?#36130;产、种族等观念,人人平等,天下为公。

在?#23637;?#24681;的笔下,安纳瑞斯作为一个乌托邦并不完美。这个?#20052;?#19968;无所有,所有人仍在为生存艰难奋斗着。尽管恶劣的自然环境更将人与人之间凝聚,坚定了大家的乌托邦信仰,但集体主义和平均主义的世界抹杀了?#35828;?#20010;性,对于乌托邦信念的坚守让安纳瑞斯人拒绝与外界的交流和沟通,反而成了社会发展的绊脚石。

故事的主人公谢维克正是出生在这里,他是一名理论物理学家,研究出了一?#25351;?#21629;?#32536;?#36890;讯方式,?#27426;?#23433;纳瑞斯并没有机会让谢维克发展他的理论,于是他毅然踏上前往乌拉斯的火箭。从一无所有的?#20052;?#21040;了一个应有尽有的?#20052;潁?#20182;遇到了价值观的巨大挑战,所有人都想占有他的理论。

“这里一切都很美好,除了一张张面孔。 在安纳瑞斯上,没有什么是美丽的,只有面孔。其他的面孔,男人和女人。我们除了那之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彼此。 在这里,你们可以看到珠宝,在那里你们可以看到眼睛。在那些眼里,您会看到人类精神的辉煌。因为我们的男人和女人都是自由的,他们不占有任何东西所以他们是自由的。你们这些占有者才是被占有的。你们都在监狱里。每一个人孤独地拥有他所拥有的那一?#35759;?#35199;。你们住在监狱里,死在监狱里。 这是我能在你们眼中看到的一?#23567;?#22681;壁,墙壁!” ——谢维克

作者借?#23578;?#32500;?#35828;目冢?#35752;论了包括自由、痛苦、时间、革命等许多宏大的话题。她的笔触,?#25913;?#20805;满诗意,总是在不经意间?#34987;?#35835;者的灵魂深处。通过两个迥异?#20052;?#30340;构建,?#23637;?#24681;完美解剖了我们的社会。她没有给出任何答案,而是给予读者充分的空间去选择与思考。这是一本值得一读再读的好书。

《The Ceremony》

作者?#21644;?*
推荐人:捞面
推荐指数:4颗星

作者后序里说,本书来源于这么一个问题:专制权力能否因为掌握科技而变成万年铁桶江山?

这本书我大概看了三四个小时,中间几乎没怎么间断,可以说真的是一气呵成,非常顺畅。

其中之一是因为情节。小说的背景离我们不远,一个数字极权国家,科技成为极权统治人们的工具。故事从一个所谓的“大典年”开始,这一年,政府正在筹备一个几十周年的大典,最高领导人将参与阅兵,到了年末则将会策划一场世界级盛会。

在此之下,维稳机器当然是在高速运转。此时,一个小警察,为了不被“发配?#34987;?#36793;疆,“制造”了一场“?#28872;摺保?#26368;后竟然导致了极权的崩溃,甚至是“民主”的诞生。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共情。书中很重要的一个概念是“鞋联网?#20445;?#25919;府控制了已经形成垄断的数所鞋厂,然后在鞋子出厂前(以及海关入关前)秘密植入一个SID芯片。这个芯片可以记录位置、识别身份、录音,政府有关部门会以?#36865;贫?#38795;主人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在垄断的“局域网”里,我们对这种“?#35813;鰲比?#23454;太熟悉了。

作为一个关心信息安全、网络自由的人,?#39029;?#24120;可以感受到个体的无力感,我们还有能力拒绝吗?这本书回答了,作者相信,?#30475;?#30340;是技术,而非某个具体的统治者,在统治者与控制技术的人之间,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

尽管如此,这本书依然是悲观的。它所描述的并非“自?#38706;?#19978;”的反抗,它最终的走向是开放、不确定的,但我能看出来,作者仿佛在说,别做梦了,这种天赐的“民主”是肯定不可能的。

《少数?#26432;?#21578;》

作者:?#35780;?#26222;·迪克
推荐人:Sisyphus
推荐指数:4颗星

《少数?#26432;?#21578;》是美国科幻小说家?#35780;?#26222;·迪?#35828;?#30701;篇小说集。?#35780;?#26222;·迪?#35828;?#23567;说是赛博朋克类作品?#21335;?#39537;之一,其著作?#26007;律?#20154;会梦见电子羊吗?》曾被改编成知名科幻电影《银翼杀手》。

在短篇小说《少数?#26432;?#21578;》所描绘的乌托邦社会中,五年内才发生一宗谋杀案,而极低的犯罪?#24335;?#20381;赖于测罪系统的存在。在这项系统中,根据三位先知的未来犯罪预测报告,警察会逮捕“被认为有罪”的人——即使罪行还未发生。?#27426;?#38543;着测罪系统之父的名字出现在罪?#35813;?#21333;之中,这一系统的可靠性?#37096;?#22987;遭?#20132;?#30097;:假如系统的运行基于对“清?#20303;?#20043;?#35828;?#20851;?#28023;?#23427;是否应得到废止?

除了《少数?#26432;?#21578;》外,短篇集还收录了几篇作者具?#20889;?#34920;?#32536;?#23567;说,如《规划小组》、?#24230;?#38754;记忆》等,都是经典的乌托邦设定,如记忆修改技术、由政府主导的命运规划局、意识监控技术等等。?#27426;?#36825;些作品不止步于激发读者去思?#32426;?#26435;主义与个人自治之间的关系,甚?#31890;?strong>当阅?#24651;?#32467;尾,你会发现这些设定也许只是推动情节发展的一个齿轮,而宿命论、自由意志的存在以及身份认同等等也是关键主题。

整本书带给我的是一种十分?#35805;?#30340;情绪,这?#26234;?#32490;来源于个体对抗社会系统时所展现的脆弱,更源于小说所设置的社会系统具有“有效性?#20445;?#29978;至是“合理性”。即使它曾遭到主人公所质疑:人们会仅仅因为害怕,而不分青红皂白地致人于死地;人们也愿意为了系统的存活而牺牲个人……?#27426;?#31934;?#25163;?#22788;,也是残忍之处恰恰是结局的反转,让读者了解?#35762;?#32618;系统、警察的预测并没有丝毫的错误,所抓捕的确实是“有罪”之人。

我想,这种?#35805;?#26356;深层次来源于所谓“集体利益”与个人自由之间的矛盾,但我也会寻思是否因为系统本身是有效且?#26082;?#30340;,就天然具有正当性。

《光明王》

作者:罗杰·泽拉兹
推荐人:一舟
推荐指数:3颗星

这个故事在今天看来并不新鲜:高科技文明来客抵达一颗文明落后的?#20052;潁?#20182;们击败了?#20052;?#30340;土著,并在千百年中以高科技神化自己。他们在土著中散播印度教,建立起轮回转世的?#20013;?#21046;度以维持自己的统治。

?#27426;?#31070;们之中却有反对愚民政策的?#31456;?#31859;修斯式英雄挺身而出,通过漫长斗争,终于击溃现存秩序,为土著文明带来了进步的火种。

迥异于传统反乌托邦小说冰冷的色调?#33073;?#25233;的氛围,Zelazny的《光明王》?#27809;?#20029;而明快的神话?#21483;鶚陆彩觥?/span>就设定来看,《光明王》的世界无疑是外表华丽斑?#20992;?#20869;在黑暗绝望的,这是一个“硬核”反乌托邦小说。作者对抗这种极权社会的方式却使得本书走向了童话的一侧,Zelazny采用了机?#21040;?#31070;的生硬操作,硬生生在神们之中写出了一个反抗现行统治秩序、?#38750;?#22303;著文明进步的“光明王?#20445;?#24182;大篇幅描述了他如何与神们头目进行斗争,几起几落,最?#25214;?#19981;出意料地取得了完满成功。

但这种斗争叙事却?#32536;糜字?#29978;至失败:一是“光明王”的产生,为什么神们之中会产生一个叛徒?真的只是良心发?#33268;穡?#36825;是无力的,若果然如此,反极权社会的成功便全凭运气了?#27426;?#26159;“光明王”的斗争过程,这也是Zelazny大费笔墨之处,?#27426;?#20182;将光明王的斗争窄化为个人及其小团体的策略,在整本书的叙事中完全找不到土著们的?#20302;罰?#20223;佛他们就只是一个背景板,而神们的斗争才是整出戏剧的核?#27169;?#36825;也是一种童话英雄叙事了;三是“光明王”斗争的方式,只凭借个人打打杀?#26412;?#33021;击溃极权社会也未免太过理想化,也与前文所营造的黑暗无望内核不符了。作者对极权社会制度和社会生活思考的欠?#20445;?#37117;使得《光明王》的伟大止步于设定,而?#23383;?#32903;始于故事。

也正因故事的失败,读罢《光明王》,我是感到非常不满足的。开篇看到这华丽而?#24535;?#26395;的充满冲突的设定,我便期待着作者给我们带来一个切实可行的打破极权循环的出路,或鞭辟入里地挖掘出“神学化?#22868;?#26435;社会内生的崩溃逻辑,又或残酷地写就主角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悲剧以警示今人。?#19978;?#26368;后等到的是一种不现实的英雄史诗故事,主角单凭个人武勇便击溃了压抑的社会。

总而言之,《光明王》作为新?#39034;?#31185;幻小说的代表作之一依然值得我们阅?#31890;?#20854;华丽的神话式语?#38405;?#24102;给读者文学?#32536;南?#21463;,别出机杼的科幻神学想象则有助我们审视当前的科技黑箱。通过将其抗争极权社会的方式与其他更为现实主义的反乌托邦文学进行对比,也有助于我们看?#25945;?#30495;?#23383;?#30340;幻想,在面对形成了内生循环的极权社会时,是多?#21019;?#24369;无力、多么不切实际。

《1985》

作者:道洛?#30149;?#20037;尔吉 
推荐人:小田
推荐指数:4颗星

或许得益于书名与名著《1984?#20998;?#24046;一年,这本书在豆瓣收集了2.6K?#21335;?#30475;,不过看过的人并?#27426;啵?#20070;中内容忠实于书名,就是《1984》的续写作品。第一次读《1985》是在2013年,这是由“?#29366;适录?#24320;启的一年,而书中主角温斯顿办的文艺副刊,可谓处处皆是“南周”的影子。

1985年,老大哥病逝。后老大哥时代里,“战争?#26149;推健?#24050;经不能?#26377;?#20102;——战败已成定局,高压统?#25105;?#38590;以为继,内部要发起革新了!首先从一点点的批评、一点点的诗歌开始,?#38498;螅?#25110;许还会谈一点点政治,这一?#26657;?#23601;从党报的文艺副刊开始......

与《1984?#24223;?#27604;,这本由东欧作者在20世纪80年代写成的书,如今看着已经不是寓言而是现实了。当然,大洋国的?#26696;?#38761;史”也如现实?#35805;悖?#22797;杂曲折。

本文配图均来源自网络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
新疆风采中奖规则
<dl id="ttl5z"><dl id="ttl5z"><var id="ttl5z"></var></dl></dl>
<progress id="ttl5z"></progress>
<dl id="ttl5z"><noframes id="ttl5z"><dl id="ttl5z"></dl>
<strike id="ttl5z"><i id="ttl5z"></i></strike>
<th id="ttl5z"></th>
<video id="ttl5z"></video>
<video id="ttl5z"></video>
<span id="ttl5z"></span>
<video id="ttl5z"></video>
<address id="ttl5z"><th id="ttl5z"><var id="ttl5z"></var></th></address>
<dl id="ttl5z"><dl id="ttl5z"><var id="ttl5z"></var></dl></dl>
<progress id="ttl5z"></progress>
<dl id="ttl5z"><noframes id="ttl5z"><dl id="ttl5z"></dl>
<strike id="ttl5z"><i id="ttl5z"></i></strike>
<th id="ttl5z"></th>
<video id="ttl5z"></video>
<video id="ttl5z"></video>
<span id="ttl5z"></span>
<video id="ttl5z"></video>
<address id="ttl5z"><th id="ttl5z"><var id="ttl5z"></var></th></address>